[导读]:本文(《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华创投顾部债券周报20190113》)由来自佳木斯的网友投稿,并经由本站(债券资讯网)结合主题:近期债券政策,收集整理了众多资料而成。主要记述了银行,资金面,信用债,央行逆回购,信用政策,经济,企业信用,新增贷款,银行信用,企业贷款,信用风险,投资,存单,外汇等方面的信息。相信从本文您一定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

主要内容:

上周资金面由周初的超松状态有所收紧带动短端利率上行,3、5y利率继续下行,长端利率小幅上行。短端受制于资金,长端走势出现分歧,投资者在3Y、5Y下注说明此轮交易情绪明显降温。我们建议投资者关注下周资金面缺口和央行逆回购操作情况,同时近期存单一级发行利率反弹;宽信用政策加速落地,有望逐步修正投资者对经济的悲观预期;中美谈判或好于预期,政府停摆的损失或使得特朗普和民主党之间互相妥协,短期内避险情绪或将有所回落;虽然信用债一级火爆,但低评级主体信用风险依然不容忽视。短期建议谨慎操作,信用债择优。

第一,基本面方面: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发债套利也是一种宽信用措施。上周出台了降税减费、加快地方债发行节奏、财政对基建继续发力、有望出台家电汽车刺激消费政策等多项措施,我们预计未来货币政策也将加大定向降准、TMLF操作力度,随着各项稳定政策的出台和中美贸易谈判较为顺利,投资者对经济过于悲观的预期有望逐步得到修正。近期信用债一级发行非常火爆,部分好名字主体一度成为了资产荒。据我们了解,近期部分资质较好主体发债后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保守估计仍有几十bp的套利空间。更进一步,好企业发债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一方面有助于减轻银行指标压力,另一方面银行有了存款后就能开展正常的信贷等业务。目前银行业内部分化很明显,大行指标压力小,而小行指标压力大,但不能忽视支持三农、小微企业的主力军依然是各个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因此,这种好企业发债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套利行为有助于宽信用政策实施。

第二,资金面:下周资金面依赖于央行的逆回购操作,或将紧于预期。下周将进入缴税缴准期,尽管周二会有7500亿的普遍降准资金释放,但当天就有3900亿MLF到期,实际释放的资金量只有3600亿。TMLF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5000亿资金最早也要下旬才会释放,并且央行下周不会再做MLF操作(因为此前宣布一季度的MLF到期均不续作),因此下周资金面的流入将依赖于央行的逆回购操作。上周央行连续一周停止公开市场操作,显示出央行并不希望资金面太过于宽松,所以下周资金紧张程度或将超出大家预期。

第三,18年信用债违约回顾,短期信用风险依然不容乐观。18年信用债违约呈现金融去杠杆导致18年信用债新增违约数量创历史新高,综合、地产行业和民企为违约高发区,其余行业分布分散等特点。为了应对实体经济流动性紧张,18年7月以来各项宽信用政策频出,同时央行通过多次降准等投放保持资金面宽松,但银行风险偏好短时间内难以明显提升,宽信用政策边际上对民企和中低评级发行人流动性改善作用不明显。所以下半年新增信用债违约数量依然持续上升,同时低评级发行人信用债净融资一直为负,如果剔除城投企业,那么中低评级产业债发行人信用债融资表现更差,因此短期信用风险依然不容乐观。

第四,我们认为中美双方经济放缓压力有利于贸易磋商早日达成成果,政府停摆的损失或使得特朗普和民主党之间互相妥协,短期内避险情绪或将有所回落,对债市构成压力。OPEC执行新一轮减产措施,预计油价仍有上涨动力,国内通胀下行速度或将有所减缓。

近期债券政策 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华创投顾部债券周报20190113

第一,基本面方面: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发债套利也是一种宽信用措施

(1)稳经济政策在路上,12月贷款数据或将符合预期。面对经济的下行压力,稳经济政策不断出台,我们梳理了上周出台的各项政策。除了表中列到的降税减费、加快地方债发行节奏、财政对基建继续发力、有望出台家电汽车刺激消费政策外,未来货币政策预计将加大定向降准、TMLF操作力度。尽管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但我们认为随着各项稳定政策的出台和中美贸易谈判较为顺利,投资者对经济过于悲观的预期有望逐步得到修正。

12月信贷或将符合预期。

12月信贷或将符合预期。上周五银保监会召开的“近期重点监管工作通气会”透露,截至2018年12月末,银行业贷款同比增速12.6%,全年新增人民币贷款15.6万亿元。市场按照前11个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计算出12月当月新增贷款约为5000多亿,大幅低于预期,210收益率短期内下行2BP左右。但银保监口径新增人民币贷款扣除了非银贷款,类似于社融中的新增人民币贷款,据此计算12月当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余额约9000亿(这里未算入12月非银贷款)。12月贷款基本符合市场预期,金融数据是经济的先行指标,因此我们预计12月经济数据或好于市场的悲观预期。

(2)发债套利也是一种宽信用措施

资金宽松带动信用债一级火爆,弱资质主体依然不受待见。近期信用债一级发行非常火爆,部分主体中长期信用债一级利率低于4%,好名字主体一度成为了资产荒,弱资质主体接受度依然不高。这主要是因为近期资金面持续宽松,即使是债券收益率下行后仍存在相对稳定的利差;与此同时,资管新规降低了全市场信用风险偏好,投资者对信用环境依然不乐观。当前信用债市场的火爆程度让人想起了16年下半年,当时信用债一级发行利率也很低,而且中低评级主体信用债利率也低。

企业发债行为与融资成本比价和套利有关。

企业发债行为与融资成本比价和套利有关。理论上讲,企业融资行为主要基于对发债、贷款和非标融资等各种方式间的成本比较,融资成本不仅仅局限于票面利率,还需要考虑各项中间业务成本等。如果发债成本小于贷款,那么企业就有很大的意愿去发债。比如15-16年和18年以来,信用债相较于贷款利率下行幅度明显,因此两个阶段内信用债发行规模有所回暖。另一方面,企业发债意愿还与是否有套利机会有关,比如前几年上市公司发债成本很低,因此上市公司这种发债后再买理财的套利现象很普遍。据我们了解,近期部分资质较好主体发债后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保守估计仍有几十bp的套利空间。

近期债券政策 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华创投顾部债券周报20190113

更进一步,好企业发债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一方面有助于减轻银行指标压力,另一方面银行有了存款后就能开展正常的信贷等业务。目前银行业内部分化很明显,大行指标压力小,而小行指标压力大,但不能忽视支持三农、小微企业的主力军依然是各个中小银行金融机构。因此,这种好企业发债在存入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套利行为有助于宽信用政策实施。

第二,资金面:远水解不了近渴,资金面已边际发生变化

下周资金面依赖于央行的逆回购操作,或将紧于预期。下周将进入缴税缴准期,尽管周二会有7500亿的普遍降准资金释放,但当天就有3900亿MLF到期,实际释放的资金量只有3600亿。TMLF和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动态考核所释放的5000亿资金最早也要下旬才会释放,并且央行下周不会再做MLF操作(因为此前宣布一季度的MLF到期均不续作),因此下周资金面的流入将依赖于央行的逆回购操作。上周央行连续一周停止公开市场操作,显示出央行并不希望资金面太过于宽松,所以下周资金紧张程度或将超出大家预期。

同业存单跟踪:一级利率触底反弹。

同业存单跟踪:一级利率触底反弹。央行MPA考核中含有同业负债考核,考核的是同业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对N-SIFIs、R-SIFIs和CFIs三类机构而言,同业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分别不超过25%、28%和30%即为满分25分;比重不超过33%为及格,得分为15-25分;比重超过33%为0分。从2018年一季度起,资产规模5000亿以上的银行发行的1年以内(含)期限的同业存单将纳入同业负债占比进行考核(《2017年Q2货币政策执行报告》)。《2018Q1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提到,拟于2019年第一季度评估时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下金融机构发行的同业存单纳入MPA 考核。

但18年全年同业存单净融资规模达到1.9万亿元,19年第一周受元旦过节影响一级发行规模很小,净融资规模为-362亿元。19年第二周即上周,存单一级发行明显恢复,一级发行2195亿元,净融资342亿元。如果同业存单依然保持目前态势,那么一季度同业负债考核压力将持续加大。此外,我们发现近期同业存单一级发行利率触底反弹。

图片

第三,18年信用债违约回顾,短期信用风险依然不容乐观

金融去杠杆导致18年信用债新增违约数量创历史新高。根据wind统计,2018年新增信用债违约主体43家(统计口径含私募债,下同),创历史新高。按照违约的具体原因,我们可以把2014年以来违约划分为2014-2016年和2017-2018年两个时间段。14年超日债违约开启了债券市场违约先例,当年另外发生了4例私募债违约,2015-2016年创第一个违约高峰;2017年短暂好转后,2018年又创下第二个违约高峰。2014-2016年违约主要是因为宏观经济承压导致行业景气度下行,比如钢铁、煤炭等周期行业债务负担高企,持续亏损。2017年周期品价格处于高位,宏观经济韧性较强,但18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有所体现;另一方面,尽管央行资金投放保持资金面合理充裕,但伴随着资管新规在内的金融去杠杠措施逐步落地,银行负债端成本持续处于高位,尤其是打击非标后信托和融资租赁等非标渠道融资难度加大,多方面因素共同使得实体企业流动性压力上升,信用风险愈演愈烈。

图片

综合、地产行业和民企为违约高发区,其余行业分布分散。行业分布方面,18年综合和地产行业分别新增7家和4家违约主体,其余行业分布较为分散。金融去杠杆导致实体企业流动性紧张,所以前期多元化扩张的综合业企业和杠杆偏高的地产企业违约高发,这也是本轮违约区别于上一轮违约的表现。公司属性方面,民企发展更倾向于多元化扩张,财务政策激进导致债务负担重和短债长用等现象较为普遍,因此18年新增民企违约数量31家,占全部违约主体70%以上。更进一步,18年上市公司违约数量高达15家,这也是信用债历史上新特点。

近期债券政策 稳经济政策在路上——华创投顾部债券周报20190113

为了应对实体经济流动性紧张,18年7月以来各项宽信用政策频出,同时央行通过多次降准等投放保持资金面宽松,但银行风险偏好短时间内难以明显提升,宽信用政策边际上对民企和中低评级发行人流动性改善作用不明显。所以下半年新增信用债违约数量依然持续上升,同时低评级发行人信用债净融资一直为负,如果剔除城投企业,那么中低评级产业债发行人信用债融资表现更差,因此短期信用风险依然不容乐观。

第四,海外方面:短期内避险情绪或将有所回落

第四,海外方面:短期内避险情绪或将有所回落

上周海外市场主要以中美贸易磋商顺利提振市场情绪、受边境墙分歧美国政府继续停摆和油价不断上涨为主。对于中美贸易磋商,我们认为其正在向务实落地的方向发展,并且中国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美国的经济增长也有放缓趋势,双方均有尽早达成协议、缓和贸易摩擦的动机;从去年12月下旬开始的美国政府“停摆”达到了22天,迎来史上最长“停摆”。根据此前标普的研究,美国政府关门期间每周的GDP损失约为12亿美元,如若再关门两周停摆对于美国经济的损失将超过白宫要求的边境墙资金57亿美元。随着停摆时间和损失的增多,预计特朗普将在其他问题上让步换来结束政府停摆的结局,短期内的避险情绪或将回落;进入19年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缓和产油国的新一轮减产正式实施,国际油价触底回升。尽管19年全球经济增长或将有所放缓,但OPEC控制石油产量,并且1月4日当周美国原油钻井数转跌,美国原油并不存在运输优势,预计油价仍有上涨动力。

总体而言,我们认为中美双方经济放缓压力有利于贸易磋商早日达成成果,政府停摆的损失或使得特朗普和民主党之间互相妥协,短期内避险情绪或将有所回落,对债市构成压力。OPEC执行新一轮减产措施,预计油价仍有上涨动力,国内通胀下行速度或将有所减缓。

相关问答

问:近期国家有哪些关于债券的政策,债券的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答:你好,很高兴帮助你
为你解答问题,疑问
祝你生活愉快,幸福
: 直接充当买家入市做多,才勉强维持指数在3600点至4000点箱体内震荡。但如今市场跌破了这个位置,是否会引发新的救市


问:为什么“买进政府债券”是扩张型货币政策,而“发行央行票据”是紧缩型?谢谢!

答:央行买进政府债券的过程是央行把钱借给政府的过程,实际上是发行货币,增加了货币的供应量,所以属于扩张型货币政策。发行央行票据的过程是商业银行购买央行票据,从而货币从商业银行集中到央行手里的过程,这样就减少了市场上的货币供应量,属于紧缩型货币政策。扩展资料:扩张性货币政策是货币政策的一种,通过提高货币供应增长速度来刺激总需求,在这种政策下,取得信贷更为容易,利息率会降低。因此,当总需求与经济的生产能力相比很低时,使用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最合适。紧缩性货币政策是中央银行为实现宏观经济目标所采用的一种政策手段。这种货币政策是在经济过热,总需求大于总供给,经济中出现通货膨胀时,所采用的紧缩货币的政策。中央银行将采用紧缩性货币政策旨在通过控制货币供应量,使利率升高,从而达到减少投资,压缩需求的目的。总需求的下降,会使总供给和总需求趋于平衡,降低通货膨胀率。参考资料:扩张型货币政策   百度百科紧缩性货币政策   百度百科


问:为什么买进政府债券是扩张型货币政策?

答:中央银行货币政策的三个工具分别是:利率、存款准备金率以及公开市场操作。政府买进债券属于公开市场操作。中央银行从债券市场上买进债券,投放货币,使得市场中货币量增加,因此说买进政府债券是扩张型货币政策。如果是机构而非央行买进政府债券,则不属于扩张性货币政策。


问:发行债券属于什么财政政策

答: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简单呢。
发行公债不能具体说是扩张的财政政策或是紧缩的财政政策,这是不确定的,因为公债作为一个稳定经济的工具,在不同的经济情况下可以有不同的作用。具体来说:(1)公债发行在经济不景气时可以扩大消费支出,在经济景气时可以抑制消费支出。公债的利息支付总是维持在一定水平之上,萧条时期,公债利息支付会起到刺激消费的作用;繁荣时期,公债的利息支付可以抑制通货膨胀。(2)公债发行可能导致劳动意愿和投资意愿下降以及资本积累减少。(当然,这也是理论上的)
再者,在经济学中,有一个公债中性理论,意思就是公债的发行不会引起投资和储蓄的变化,作为扩张性的财政政策不能刺激经济的扩张,且政府以债券和税收筹集资金效果是等价的。当然这个理论是有一定假设的,在此就不细说了。
此外,发行公债除此之外,也有货币效应(是指公债的信用扩张效应和货币扩张效应)。
总之,公债是宏观经济中一个颇具争议和复杂性的问题,“政府债务是一个多大的问题”这是宏观经济学未解决的难题之一。
我觉得我们国家在实际运作中,看成扩张的财政政策成分多一点,用此来维持赤字财政,增加财政收入,这样才可以承受不断增加的政府投资。但事实上,这个问题是很复杂的。